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滚动排行政务暖闻 国内国际社会军事辟谣知事 文化司法投诉图片视频 体育娱乐财经科技专题
首页资讯娱乐电视正文

新浪潮论坛:IP剧改编需与观众共情 选角看重合适

新浪娱乐2021-06-08 22:22:280阅

新浪娱乐讯 6月8日下午,由新浪娱乐主办的“新浪潮论坛”在上海举行。本期论坛以“尊重原著,尊重观众——IP剧打破流量定律的出圈之道”为主题,由新浪娱乐副主编张燕主持,《山河令》总制片人马韬,《司藤》监制、制片人伍星焰,《你是我的城池营垒》制片人邓晓华,《赘婿》导演邓科,《御赐小仵作》原著作者、编剧清闲丫头作为嘉宾围绕IP改编压力,如何做到合理改编尊重原著和观众,创作中的选角趣事,对现有IP评级体系的评价,对IP价值的最大化开发等话题展开热烈讨论。

谈改编压力:根据原著进行拆解或扩充 讲究人物丰满情节合理

纵观上半年行业市场,《赘婿》《山河令》《司藤》《你是我的城池营垒》《御赐小仵作》五部类型各异的IP作品以其独特视角和高质量内容受到观众热议收获诸多好评,论坛现场,剧集主创们分享了各自项目的IP改编压力和心得体会,马韬认为无论IP大小,“你自己要有自己的主心骨,谁说都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司藤》的热播首次将尾鱼小说的成功改编结果推至观众眼前,伍星焰坦言尾鱼的小说拥有较大群众基础,改编的压力和重点更多在于还原原著,“其实它的整个世界观我们是做了一些改动的,在整个改编的过程中非常尊重原著粉的想法。包括我们在做点映的时候,其实也会找原著粉过来看,跟他们交流一下看法,看他们的满意程度。”

《赘婿》作为男频IP承担了更大的改编难度,导演邓科将男频与女频的最大区别归纳为“创作者会有一个high点的不一样”,缺点也非常明显,“男频小说作者他们普遍在世界观和一些新奇特的设定上很厉害,作为男性观众我看着也会很high,但是它少了一些情感。剧现在还是以女性观众为主、为多,所以一般我们会考量如果你空有一个世界观,里面没有情感的话,就会很难跟观众产生共鸣。”过往男频作品改编不太符合预期的展现,给了邓科在《赘婿》上的明晰答案,“一定要用一个偏情感的视角和手段去打开这个片子。”得益于《庆余年》的范例,“改《赘婿》的时候并没有那么复杂,它的几条路已经很明确地摆在那儿了。我们想的更多的是怎么把原著500多万字消化下来,这个是蛮累的。所以我们当时把每个章节都列了一个小的片段,重新编排、重新整理,把一些现在看来比较冒犯女性观众的点拿掉了。”

相较于《赘婿》对原著的拆解,《山河令》更多是对原著内容的扩充,“除掉一些没用的,剩下可用的可能只有30%,我们剩下的就是开始填内容,把周边的人物丰满,把整个江湖的世界观给树立起来,让整个戏看上去好看,成为一个闭环。我们是保留了它很多名场面的东西,然后保留它的主要一条线,怎么样展开这个故事,然后说到最后,你前面埋的坑后面得填上。”制片人马韬如此分享《山河令》的改编过程。

而面对《你是我的城池营垒》这样人物职业专业性很强的IP,制片人邓晓华认为改编难点也同样落在男女主的职业上,“原著男主的身份是特种兵,那我们第一稿剧本其实是按特种兵来做的,但是做的过程当中也发现一些问题,小说有的时候可能有些合理性不那么讲究,但是你进行拍摄的时候,你是必须要考虑这个合理性的。军人是不可以随便离开驻地的,电视剧你不能男主女主不见面,后来第二次改编的时候,其实是把他改成了特警。因为警察虽然他也有一点军人的特质,但是他是可以有下班时间的,他只要不值班他是可以回家的。那他这样生活里的需求可以更多一些,所以我们第二次又把男主的这条事业线全部翻掉重写了。我们片尾的鸣谢名单特别长,很多医生、特警给我们提供了特别鲜活的案例,包括我们很多病例都是请医生帮我们把台词、细节都过了一遍的。所以其实我觉得这种都市职场情感的话,可能情感编剧老师们凭经验和技巧都可以做,但是职场这一块儿还是很需要来积累素材的。”

谈尊重原著:在内容上学会取舍 在选角上看重合适

回到论坛主题“尊重原著”,清闲丫头认为改编一定会存在取舍,她以自己的《御赐小仵作》为例,“取的是原著的内核,以这个内核为基础去丰富这个故事。舍的话我们其实舍的更多的是一些枝节,这些枝节在小说里面可能是一些很有意思、很有趣的点,但是在戏剧上面就会要求每一条线、每一个人物都要做到有始有终。”

不可忽视的是,事先拥有受众群体的原著IP面临影视改编创作时必然拥有一门“贴脸”的选角学问,这也是对原著的一种尊重。《司藤》作为大女主剧本,主创团队对女主的选择尤为慎重,“包括对女主妆容的改变、对她造型的打造,包括对大甜甜的选择,包括导演对表演的一些调整,还有整个方方面面,其实真的是对女主倾注了很多心力,也感觉到观众也get到了我们用的心。”对于主持人在“当初景甜<微博>是第一选择吗”的追问,制片人伍星焰坦承“其实我们当时有列出来很多适合这个角色的人选,景甜也是在我们第一梯队里面。当时剧本递给景甜,她是连夜把剧本看完了,很快就给了我们反馈。因为景甜之前也有旗袍的造型,我们其实把她代入到司藤这个形象之后脑海里面已经是她了。一见钟情之后你就很难再接受别人了,所以基本上我们算是两情相悦、一见钟情。”

武侠剧《山河令》的上线播出让两位男主角张哲瀚<微博>、龚俊<微博>一夜之间迅速走红,总制片马韬在选角上的经验是“每个剧你在剧本拿到以后,作为制片人你脑子里就会对这个人物有一定的形象的概念,在你这个概念的范围之内,其实我们要求是挺高的,当时要求我大概列了6、7条,在这个范围里边找这样类型的演员。你找完以后,你还得看他们俩有没有CP感,如果这俩有,你拆了一个再搭另一个可能就没有。”同时她也笑称选角有时候有一点玄学,“最终也是天时、地利、人和,天选之人他们两个走到你的面前。”

以情感为核心要素之一的都市剧《你是我的城池营垒》,到片花出来都一直存在着对男女主CP感质疑的声音,制片人邓晓华聊到选择演员有一点很重要,“因为这两个职业的关系,所以这两个演员必须很有信念感,他必须很像这两个职业。有些女演员可能本身演技很好,但是她不会像一个医生,所以我们当时选纯纯的时候,她跟小白以前私下上综艺就很熟,所以我们当时约着大家一起聊的时候,他们俩是互相怼、互相开玩笑,很像我们剧中米佧和邢克垒的这种感觉”,所以虽然很多人说男女主没有CP感,“但当时其实我们拍的时候就觉得他们俩拍得很有CP感,我们自己还是蛮坚定的。”而CP感也是可以靠角色的生动来弥补的,“最终这两个角色站住了之后,观众就会觉得他们俩就是这两个人物,所以认为没有CP感的这个感觉就会没了。”

《赘婿》在对男主郭麒麟的选择上受到了观众的一致认可,未曾想角色敲定源于制片人刘闻洋的“修手机”灵感,“在最开始我们接触到这个项目的时候去他的办公室聊,我问他对演员有什么样的一些想法,我们就畅想,聊了几个人选,都是那种演技非常好,然后热度也非常大的演员。但是我们都觉得好像差点意思,觉得好像少点东西,我们就停滞了一段时间。那段时间他就去越南旅游,经过一个马路,突然有个飞车直接过来把他手机抢了,抢完之后手机掉地上了,他拿着那个手机去修,他就想到了郭麒麟,我说这个有什么逻辑,他说他在修手机的那两个小时突然想到了郭麒麟,他给我打电话说找郭麒麟来演好不好,我大概停顿了半分钟,我说太好了,然后就定了郭麒麟,所以是很有意思的一个过程。”导演邓科分享到。

《山河令》总制片马韬也分享了与主演张哲瀚、龚俊的相处幕后,在剧中,龚俊所饰演的温客行是一个聒噪、话多、外放的人物,但龚俊性格却完全相反,话少又害羞,主创第一次见面,张哲瀚会跟龚俊聊聊天,帮他倒倒酒,活跃气氛带动场面,马韬则单独叮嘱龚俊性格得外放一点,“我说你演的时候一定要放开一点,不能这么拘束,他对自己很有信心,就跟我说你放心,我肯定行的,我可以的,姐你放心我可以的,就是给你很励志的一个感觉。”拍摄时剧组也做了很多帮助演员理解人物熟悉搭档的准备工作,过了一段时间大家对环境、对彼此都熟悉起来以后便更为放松和投入进创作中。

谈尊重观众:创作者要在观众的位置考虑 打通其与角色的共情

聚焦论坛的另一主题“尊重观众”,“不降智”是如今观众看剧时非常在乎的一点,全员智商在线的古装探案剧《御赐小仵作》做了很好的示范,原著作者、编剧清闲丫头表示,主要还是把自己放在一个观众的位置上去考虑,“我们还是说把剧里的这种人物当做人来做,包括像我们生活里的人,他们去工作,他们也会去生活。这样的话,他们产生的这种关系也好,他们在时间、空间上去做的这些事情也好,就会更贴近于我们现实生活中大家接触到的这个人,可能是我们这样一种尝试或者我们这样一种选择,给大家这种感觉。”包括剧里的名台词和金句戳到大家,可能句子本身它未必有那么精妙,“只是说观众可能因为不同的情感经历也好,生活经历也好,他跟这句话有了共情,我更愿意说这种名台词或者说金句这种感觉是我们作为编剧和观众的一个缘分。”

《山河令》总制片马韬则想要为剧集创造江湖感,同时对女性角色的改编做到更贴合现实生活中碰到的人和事,更接近现在观众的想法和看法。“当时在做的时候,我们会讨论很多,怎么样接地气,现在因为都是女性向为主,但是在武侠这个层面上,我也希望很多男性观众也会喜欢来看我们这个戏。所以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每个人我觉得都有自己的特点,以及他表现出来的行为,是让观众在这么多人物里边,总有一两个找到自己可以对应的一些东西。其实来说,我们的改编过程到后来的呈现,我觉得确实做到了共通性和共情性。真正做到了双向奔赴的感觉,就是我们说的和我们当时想表达的其实所有那些观众他们都get到了。”

谈IP剧趋势:改编的选择始终以内容为重 IP价值拓展也是完美告别

聊到现有IP评级体系,嘉宾们一致认可内容为王,市场在不断发展和变化,评级不是创作者选择的唯一指标,“还是要看故事本身,不会被那些所谓的数据,然后大家口口相传的这些所迷惑,我们还是会看本身这个故事我们喜不喜欢,另外它的可改编性强不强,这可能是比较切实的想法和前提。”

伴随IP所衍生出来的文创品和售后营业对IP做了价值的边界拓展,例如《山河令》虽然不是系列剧,没想过拍续集,但是在播出的过程中收获了观众的巨大反响,以及对纪念品的强烈需求,才有了接下来的衍生品和演唱会,“演唱会的设计很多也弥补了剧里面观众意难平的事情,我觉得是一个完美的告别,感谢他们这么喜欢我们的剧。我看评论很多都说《山河令》给到他们那些粉丝山人们一个体面,对,我觉得就是一个完美的告别。还有人问我还会不会再开演唱会了,那不会了,到此为止了。”总制片马韬说到。

论坛最后,导演邓科透露《赘婿》宇宙还在顺利打磨中,“其实作为其中一个创作者而言,我去看《赘婿》整个计划我觉得很有安全感,也会觉得很荣幸能参与到其中,所以《赘婿》2我也在努力跟着一块推进。”观众关心的原班人马问题他也给出“当然”的确切回应。而《御赐小仵作》原著作者、编剧清闲丫头面对观众的催更续集则大方表示“作为我们编剧来说,给到我们要求了,我们肯定会去做好。” (一文/文)

(责编:珞小嬜)

评论列表共0条

    今日推荐

    首页资讯娱乐电视正文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