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滚动排行政务暖闻 国内国际社会军事辟谣知事 文化司法投诉图片视频 体育娱乐财经科技专题
首页资讯军事国内正文

外国专家:中国抛售美债的后果与使用核武器无异

观察者网2020-06-30 10:23:410阅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冈特·舒赫 战略管理咨询公司Debrouillage创始人,翻译/观察者网 马力]

如今中美贸易关系依旧如火药桶。

6月22日,白宫贸易顾问皮特·纳瓦罗宣称中美贸易协定已经“终结”,一番言论搅乱资本市场,指数急剧跳水;为此特朗普不得不发推特“救场”,表示中美贸易协议“完好无损”(fully intact)。

澄清后,道指期货上涨(图/CNBC)

5月1日《华盛顿邮报》也曾报道,包括共和党参议员在内的多位美国高官正在讨论如何就新冠疫情造成的损失向中国索赔的问题。他们不但提出了巨额赔偿要求,而且还在法律层面提出要剥夺中国在美国的“主权豁免”权利,美国公民和地方政府因此可以就自己的损失在美国起诉中国政府。由于任何个人或政府都不太可能从中方那里直接获得赔偿,于是有人提出中国应该用手中的美国国债来赔偿美国的损失。

对此,你可能会认为这种做法在法律层面很难行得通。人们不但找不到此类先例,而且最重要的是,这样做是完全不讲道理的。其实,如果美国人真要这么做,所产生的后果也将是难以预料的。

当年的“西班牙流感”病毒极有可能源于美国,并被美国士兵带到了欧洲,美国是否应该为当年给全世界造成的巨大损失作出赔偿呢?

就此次新冠疫情来说,在所有发达国家中,美国的准备时间是最宽裕的,美国是个只有两条边境线的国家,然而在全球1000万确诊的新冠病毒感染者中竟然有250多万来自美国,而这个国家还正重启经济活动。在中国逐渐从疫情中走出来的时候,美国的疫情看起来距离结束仍遥遥无期。如果今后美国的病毒携带者把病毒扩散到其他地方,特朗普政府是否会为自己的严重失职向其他国家作出赔偿呢?

中国正日益认识到手持巨额美债将面临的威胁。

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就于6月22日在“2020财新夏季峰会”上表示,由于中国在国际交易中主要依赖美元支付体系,这使得它很容易受到美国可能的制裁。“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在许多俄罗斯企业和金融机构身上。我们必须尽早做好准备——真正的准备,而不仅仅是心理上的准备。”

本文将研究如果美国把欠中国的1.1万亿美元债务赖掉,会产生什么后果?以及中国有哪些选项,以抵御美国有选择地针对中国债务违约的威胁。

万亿美债带来的威胁

目前看来,特朗普政府至少在今年11月3日大选开始前都不会明确排除要求中国作出经济赔偿的可能性。

最近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美国民众对中国的好感度已降至历史最低点,这一结果应该与特朗普的许多言论不无关系。令人感到遗憾的是,如今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在除中国问题之外的任何问题上都已无法达成共识,而来自共和党的特朗普和来自民主党的拜登都在指责对方对中国的态度过于软弱。

很显然,美国经济并没有迎来“V”型复苏,失业率已从历史最低点升至历史最高点,而特朗普总统对此次疫情作出的反应也糟糕得无以复加——美国已有250万确诊病例,第二波疫情已蠢蠢欲动;而美国的死亡数字也超过12.4万,这已经比中国的确诊病例总数还要多了。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政府对替罪羊的渴求在与日俱增。

2020年3月的官方数据显示,中国大陆手中握有1.0816万亿美元美国国债,此外香港手中也有2453亿美元美国国债。有人称美中双方在这些国债上所做的决定能够发挥出核武器一般的威力:美国可能会提出拒绝偿付中国手中的巨额国债,理由是中国应该为美国的疫情损失买单;而从中国的角度来说,在美方如此威胁之下,中国可能会把所有美国国债向市场抛出,然后用所获得的美元去购买股票、公司、地产、石油、黄金等以美元标价的资产。

中国曾经拒绝过抛售美国国债的建议,原因在于此举会导致现有美元资产出现大幅贬值,而且中国也需要以某种形式持有美元,以维持人民币与美元的汇率挂钩。

实际上,中国抛售美债的后果与使用核武器无异,这将导致债券价格暴跌,实际利率会随之飚升。其影响将波及所有债券,尤其是那些僵尸企业,他们将承受很大压力,此类公司只有在近乎零利率的环境中才能生存,很早以前他们就无力承担资金使用成本了。在2018年12月份的股市危机中,利率的上调是非常温和的,然而我们已经看到出现了怎样的状况。

与此同时,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负债国也需要找到对策。目前看起来,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美联储购买中国可能抛售的所有的美债并将之货币化。

中国也许已经从股票、地产、公司股权等一些形式的资产中看到了风险,因为这些资产同样可能被美国冻结、扣押,或者美国干脆不会允许这样的资产交易进行。不过黄金、白银等资产还是可以安全持有的,而且中国已经是全球最大的黄金生产国和进口国。不过在黄金储备的数量方面,中国仍然处于较低水平,中国的黄金储备在外汇储备中的比例甚至还不到3%,远远低于德国的70%和法国的65%。

当前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政策对于中国来说是很难得的减持美债的良机。“量化宽松”削弱了美元作为武器的威力,从另一个角度来说,“量化宽松”也使得中国能够在没有贬值担忧的情况下卖出美债。全球经济的不景气正以通货紧缩的方式呈现出来,这就意味着在未来两到三年内,美元相对于其他几乎所有货币(尤其是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都会升值。

对美元地位的影响

鉴于美国正在大量印钞以及经济疲软、零利率等现实情况,上述前景似乎与直觉并不相符。其实,根本原因还是在于美元的世界储备货币地位。

如今全球贸易额的七成是用美元结算的,这就意味着世界各地的公司都需要用美元去购买生产原料或零部件。许多国家(尤其是新兴市场国家)都依赖向外国借债来支撑自己的国内发展,他们都希望利率越低越好。随着去杠杆化的进行以及为了适应全新的世界经济状况,各国目前正在争抢美元以偿还自己的债务。美国已经与一些需要美元的国家签署了货币互换协议,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用自己的货币换取美元了,比如用刚刚印好的欧元去换取刚刚印好的美元。美国会经常把美元用作武器,美国不会与自己不信任的国家签署货币互换协议,中国就是其中之一。因此,全球对美元的需求还是可以得到满足的。

从中期来看,美元地位势必会逐渐下降。到那个时候,美元债券的价值也会随之被稀释,购买美债将被视为一种糟糕的投资。

截至目前,日本、中国等以出口为导向的国家与美国形成了一种共生关系,这种共生关系对美国是非常有利的。其他一些国家为了购买石油也需要美元,而且他们只用美元与外国进行贸易。

确保这一切完美运行的就是美国为产油国沙特提供军事保护而沙特同意石油以美元结算,对于沙特来说,美军的保护也许是一项自己无法拒绝的服务。这样一来,需要购买石油的国家就必须用自己生产的实实在在的商品去从美国那里换得那些绿色的纸片,这样做对他们来说是不存在边际成本的。

对于许多在国外投资的各国企业来说,他们用刚刚印好的投资所在国的钞票来换取美元,而那些公司本国的央行则需要为这些美元寻找投资渠道。购买美国国债就成了那些央行的选择,如此一来,美国就通过向各国央行销售美债来填补自己不断增长的预算赤字。

如今这一完美运行的美元体系正受到来自多方的严重威胁。

随着油价下跌,石油美元的地位已经被削弱。而美国正在严肃地考虑与中国经济脱钩的问题。

普通美国民众的资产流动性正越来越低,与此同时,美国的债务和财政赤字却在暴增。谁还会去购买美国国债呢?美国财政部长史蒂·姆努钦已宣布将在今年第二季度借债3万亿美元,这个数字已经比去年全年的两倍还要多了。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一些人提出了把中国购买的美债一笔勾销的主张,即便只是说一说,造成的影响就已经很糟糕了。其他国家会怎么想呢?继中国之后,谁会是下一个呢?要知道,美国人如果想做什么事情,他们总是能找到理由的。所以最后还是要由美联储来解决问题。

美国的情况已经与一些“香蕉共和国”非常相似了:如果政府需要钱,他们不会指望企业上缴的税收,而是会求助于掌握印钞机的中央银行。这就是100万亿元面值的钞票出现在津巴布韦的原因,我家里至今还有一张呢。

目前美国还没有开动印钞机,不过新冠疫情正在加速这个进程。其实很久以前美国就已经在这样做了。1971年尼克松总统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对美国来说,采取这样的行动是非常必要的,因为当时美国印刷的美元已经超出了所拥有的黄金的价值。法国总统戴高乐看出了问题的严重性,于是他在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中把法郎换成了美元并进一步把美元换成了黄金。

从历史角度来看,没有一个国家的政府能够长期抵御大量印钞的诱惑,而受到引诱的结果就是其货币的毁灭。此类情况通常会发生在一些过度扩张的帝国身上,他们发动的战争耗资巨大;此外一些政府的经济刺激计划(例如基建投资)也需要大量的钱。

法国的伏尔泰曾有一句明言:“任何纸币最终都会回归它本身的价值——零”。我们只需看一看几种与黄金挂钩的纸币的结局就会知道伏尔泰是多么正确。

个别纸币的寿命比较长,而在过去几个世纪里大多数纸币的寿命只有几十年。美国国债最长期限是30年,而且据说美国正在考虑发行期限更长的国债。当高通胀发生的时候,往往是速度极快的。

虽然美国的货币供应量会快速扩张,我们仍然会看到低油价、经济紧缩、债务违约等现象,这意味着美元的循环周转机制已经崩溃了。

换句话说,即便美联储用直升机在曼哈顿上空抛洒大量美元现钞,只要人们只用那些美元偿还债务或者干脆藏在床底下以备不时之需,美国的GDP和物价就不会受到影响。而当情况向相反的方向发展时,人们捡到了从天而降的美元之后消费更加活跃、油价上涨,人们对通胀的预期也会增加。不管怎么说,那些从天而降的美元不过是印出来的纸,这样做对国家不可能有什么好处,那些美元只会抬高供应量正不断萎缩的商品和服务的价格而已。

更糟糕的是,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或者把工厂从中国迁回美国无论哪种情况都会推高产品的价格。如果沃尔玛超市里的商品都是美国制造或者被加征了25%的关税,美国老百姓还买得起吗?

目前,美国的资本流动性正呈现出下降的趋势,这正是德国魏玛共和国当年发生的情况。一战结束后,许多德国人为了应对不确定的未来在家里存了许多钱,而政府也需要支付战争赔款,由于税收收入不足以维持政府开支,德意志银行便启动了印钞机。当通胀预期大范围扩散后,真正的通胀便开始了。

为了解决问题,开动印钞机相对来说是一种比较快速、简便的办法。而若想通过征收财产税、没收财产等手段收回那些钱就要缓慢、复杂多了。

在过去,提高利率是应对大范围通胀的有效手段,不过由于企业和个人已经对零利率过于依赖,如今对于政府来说提高利率已经不再是可行的选项了。

如果说的确有一个解决方案的话,用高通胀(5%到10%)来压低国债的规模似乎是一个选择。在这种情况下,长期国债是最糟糕的投资产品,此类国债与新发行的国债相比利率较低,长期持有是非常不划算的。

从历史角度来说,对抗通胀的最佳资产是黄金。中国是能够抓住机会的,中国有许多选项:中国可以把美债卖给美联储,可以投资贵金属,还可以为了那些中短期对美元有需求的国家而持有美元。

新冠疫情以及美国的应对措施似乎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日子正走向倒计时。其实站在历史的高度来说,美元失去全球储备货币地位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评论列表共0条

    今日推荐

    首页资讯军事国内正文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